2019
2017
2015
2014








想像當你遇上一些纏著你很久的事情,不停用不同的方法去解決它,解決了它又會再回來,令到你達到一個幾乎崩潰的狀態。無論你係處女或者不是處女,只要你患上就會一輩子跟著你。去到最後,你發現必須要回歸日常的狀態才可以擺脫它。如何在無限絶望輪迴中尋找結束。

在患念珠菌的時候長期痕癢得不到一份安靜 ,巧妙地佛珠作為其中靜思冥想一個道具,念珠對他們的使用者可能有物理、形而上學和心理的作用。由於數珠由手指的撥動,它們允許使用者記錄多少自己已經重複過的事情,當我們跳出相對遠的距離觀察這一場輪迴,你會發現,只有平靜面對才可回到日常,只是回歸日常才可擺脫輪迴,不管你是患者如否,不管是念珠菌或其他。

1. 如何令觀眾想像自己是菌
2. 展場上如何呈現患病嘅狀態
20190801 0144



Beautiful things don’t ask for attention.

最近有種越過難關的感覺,要計算的話,這個關口早在七年前堵在腳前。想起過去一直埋怨痛苦總是找上我,一直等待被他人拯救,將苦難推卸他人,甚至情緒缺乏,責任,工作,自由等等。因為害怕苦難,甚至是一種恐懼,就像走入一個森林,只要洞察那可能是會受傷或危險的方向,就決意不走,直到無路可走,停在森林深處等待求助。最近城市中的運動使我清醒一點,就是如何面對恐懼。每次出來都會害怕自己是今天被拘捕的那個,知道留得越長,風險越大。有時我不敢出,因為那天恐懼說服了我。然後昨天我找到對付恐懼的辦法,就是用自己眼睛和身體越過它,那它就會灰飛煙滅。
回到那個關口,首先要直接承認自己一直被恐懼和情緒操控,避開難關,將人生的失落事賴落其他人。毫無疑問,其實痛苦一直都在,只有修復自己,調整自我,自覺及自省才可越過痛苦,越過森林,越過難關。
放開一切無意義的傷心和痛苦,好好期待下一個關口,然後跨越。
20190728 2045



活在這個世道,能理解死亡是一件輕易的事,要死的理由像天上星星,隨手一摘就有。香港的星星常被人造的燈光蓋過,你以為沒有,其實一直都在。不知何時得悉自己是件內心空白的軀殼,以為建立關係就能添上意義,啊,總算是加上了有用的序列裡。時間長了,我那一味的依賴和搖擺使他人側目,就像我家附近一倜白髮有胡子的中年男子,長年不洗髮,臭到五米內的人們都急腳離開。直到今晚,那個我重視的人退後,我才意識到自己過去珍重的關心及愛護,其他人視為困擾。抱歉。在這個亂世,再花時間於個人瑣事免為太奢侈,亦不切實際。我這種幾乎活在另一個時空的人,説實話,離開比較適合,我相信總會有讓我苟且偷生的角落。那麼,若有一天,你遇見我,那個只是一個空白的軀殼,若你能做好心,就狠狠一刀插死我。我不屬於這𥚃。離開我吧,這是最好的禮物。
20190704 0234 


我是一名醜女,近乎一隻動物,笨拙,不能思辨,沒有性慾,就像一條醜魚掉落地面,不停掙扎,乞求附近的人施捨一點水,卻沒有人理會。不管外觀上或心地上,都是醜陋的。假設一天我死在街頭,我的血和骨頭馬上發臭,溢出髒水,路人恨不得將我倒入垃圾箱,永遠都不要我的血和氣味沾污他們的城市。我對自己的存在感到羞恥,非常羞恥。
20171007 0026



繼續吧,反正我都麻木了,況且生活也很潦倒且沉悶,或者有時候,麻煩你稍微仁慈點,也許我就可以接受一直無法吞嚥的現實,半扯半鬧捱過這輩子。
有時候,我希望在馬路上被車撞到,被送往醫院搶救,然後你收到電話,急忙衝上醫院,跪在手術室門前不停哭泣,一下子發現我在你的生命是有多重要。當我在病床上醒來,你捉緊我的手,發誓從此珍惜我,永遠都不要放手。而那就是我的生命意義。前天有人死了,我沒有感覺,我想他需要被注意,但我實在什麼都不想做。那是因為我已經半支腳踩進這一個假幸福世界,什麼都沒有所謂,捱一下頂一下能忍住一晚就一晚,慢慢地對所有的不快,悔辱,憤怒,通通忍下去;再把自己的身體忍下去,不久之後我的藝術也會跟我而去,完全投進這個假幸福世界。只要有其他人參與其中,喂我吃幾口飯,方便一下我,那就成了;其他的事情就是其他的。
20170715 0046



生活比藝術,比我的作品更難過,更殘酷。
2017



我的創作過程就像在高速公路駕駛一輛車, 踩盡油門,以為所有道路都是直線,充滿信心,對任何突發事件沒有預備,一遇到轉彎位或迴轉處,來不及剎車,只有撞車收場。
20170710 2242



必須承認,我很想走。這念頭一早囤積在腦袋,現在寫出來是為了稍微疏鬆一下腦內空間。我的身體很完美,我的體態也很完美,我的藝術也很美,我的履歷也是,而我也不在乎那些父權的枷鎖,也曾稍微感受到自主女性擁有的自由的滋味。而這股情緒我確找不到根源,也許是庸俗的事,那我又不敢承認是來自它。有時候百無聊賴在網路上搜尋自己的生日密碼,寫著我絶不妥協,我倒是覺得現在的我一直在妥協,我要承認自己的能力沒太多,就是沒用,為了自己好過,為了其他人過得舒坦,走也是個好法。
我必須承認,我的愛情特糟糕,幾乎透頂。對象們像按着同一個模子做,樣子和性情一模一樣,不是他渣就我渣,不停輪迴之互相虐待的地獄,生怕大家無聊,弄點刺激,還是欠工作不夠忙,要找些事情填滿行程表,也有可能是大家的生活欠點戲劇性,現在一起砌個舞台來演。這次不行,那就下一次,這種背景,職業,國籍不行,那就另外其他的。我有多期望浪漫愛情啊。我跟這個system 不配,我太污穢,你知道嗎?我的思路實在不配這個理性,完整,要求整體的system,而我的性情又矯情。
也許我必須承認我需要愛,我需要那種愛是存在於適當的距離,那種不會進入對方私隱,不嘔心的親密。
20170317 0137



老實說,我的藝術十分曖昧,而且方向不明確又搖擺。通常我的心態,透過創作改變現狀,然而製造更多的問題,讓情況變得更混亂。每次做愛,我常跟伴侶說:「對不起,我的陰道很複雜,還沒TURN ON。」其實這一點與藝術一模一樣。通過身體的情感和慾望的控制與不控制來實現作品中心思想,可為與不可為的最終都要取決於身體的感受。比起極致的審美體驗,更執著於真實性。誠實是快樂,所以作品的不穩定性是源自於現實。也許藝術創作就是不斷追求不確定性的自由,這並不是對現實生活的迴避,相反它是一種更為積極的態度和行為,意圖在創造中尋求自由的可能性。「人的自由只有在這種複雜的多維度的來回運動的遊戲中,才能得到最高的實現。」(摘自毛連雄,2006)
20150725 2214



今天去太子某個樓上哂相舖。好神奇,入去這個店舖前要進入一個大門,由於有鎖,所以客人事前按門鈴並退後三步,之後店主從窗外扔下鑰匙,就可以進門哂相。
2014-05-02



秀茂坪盈健診所。
有一對母子進來,母親一進來就照鏡和磅重,旁邊的兒子低頭說:「愚婦。」
隔幾分鐘聲調提高:「愚婦!」
母親望着兒子問:「什麼是愚婦?」
2014-05-01



秀茂坪巴士總站。從九龍灣搭1A巴士往秀茂坪。途中巴士無油,被迫轉上601巴士。因為一個意外,搭上一輛從香港島來的巴士。車廂的乘客帶着不一樣的風景往返同一個目的地。
2014-04-29



今日感冒,想起小學時,學校供應午餐裡的蕃茄薯蓉。它的拍檔有肉醬意粉和玉米。三個連成一起叫做C餐。當時我對自己的形象很執著,經常吃健康A餐,
2014



昨晚無意把皮带放在床的左上方,之後與Rocky交換身份。她被一位相熟異性朋友誘惑,樣子英俊。然而當Rocky公開她倆的感情,對方卻一口否認。她對這位朋友感到失望,像被人背叛。
她腦裡勾起小時候分別在內地和香港上小學的回憶。其實大部份都是由夢境捏造,但她深信不疑。例如是被迫隨便在一個沒有完善廁所設備的房間大便。又或者在大霧天氣下一個人在空無一人的學校遊走。
我醒後,想起皮帶是最能代表那個朋友的物件。在現實裡,這個朋友向我坦言他喜歡SM,有時候用皮帶鞭打自己。目前進行一個不平衡的感情關係。
2014



我不打算跟Rocky交換身份。
另外,由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六日上午二時四十八分起,我決定不再與K牽扯下去。我想隨便跟誰一起,也比跟他的關係更加愉快。
2014



昨晚與Rocky交換身份。親身經歷家人自相殘殺,妹妹精神失常,被迫投靠其他人,被家人背叛,更被社會通緝。而自己卻沉溺於性愛和跟男人嬉戲的狀況。在她的世界沒有道德,沒有信任。
窺探她的人生後,我覺得她鏡面上的自己,即係我Bobby,所面對的現實真是安全得多。
然而,夢境是一個曖昧模糊不清的場景,一旦被文字或攝影記錄下來,幾乎所有事情也變成現實。
2014



據線人透露,夢中的我稱自己為Rocky。
2014



五年後我應該係食戀族。
2014



太陽白羊(9’; 7th)月亮天蠍(20’; 3rd)水星雙魚(14’; 6th)金星白羊(27’; 8th)火星雙魚(18’; 6th)木星天蠍(13’; 2nd)土星雙魚(7’; 6th)天王山羊(25’; 5th)海王山羊(23’; 5th)冥王天蠍(27’; 3rd)上升處女(18’)